[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魔秀 - 秀出你的桌面
网站首页 时政 国际军事 警法专题 公益 无人机 狐度 数字之道 知世 神吐槽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狐度 >  
以出租司机遭绑架 沙漠“野小子”闪电救人质
2021-11-09 01:25    来源: 未知      点击:

  中新网7月17日电7月12日深夜,以色列特拉维夫的洛德机场,61岁的出租汽车司机古雷尔觉得自己的运气还不错,因为大晚上的还有乘客要搭车去耶路撒冷。当然,这个时候拉活,特别是要拉的是客人巴勒斯坦人,作为以色列人的他还是得掂量掂量,毕竟安全第一嘛。

  不过,当了这么多年司机的古雷尔觉得眼前两男一女不大像可疑的人,再说了他们还带着一个只有4岁大的女婴。就这个女婴搏得了古雷尔的信任,而且那个女乘客也用女婴说了许多好话,所以古雷尔决定拉他们。一路相安无事,当车开进耶路撒冷的时候,乘客让古雷尔把车开过法国山,然后往北开到相对偏僻的贝特-哈尼纳区。因为这里相对偏僻,就在古雷尔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时候,坐在副座上的一名乘客抄出一把刀逼住了古雷尔的咽喉!

  等以色列安全机构再发现古雷尔开的出租车的时候,只见车的马达隆隆作响,可司机已经不见了!

  尽管此时任何外人都不知道古雷尔的死活,但以色列安全机构通过种种迹象判断,古雷尔极可能已经遭人绑架了!

  以色列立即行动起来:通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自治机构,请求巴安全部队出动搜索古雷尔的下落,并且威胁说,如果古雷尔遭不测的话,那么中东和平前景可能会得到重挫;以色列国防军彻底封锁了拉马拉和比腾尼亚;潜伏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内的“摩萨德”和“辛贝特”特工立即伸出所有的触角,搜集任何与古雷尔被绑架事件有关的情报。

  两大情报机构果然厉害,不到24小时,以色列安全部队便挖出了一名涉嫌绑架古雷尔的巴勒斯坦男子。这个名叫艾哈迈德-哈贾吉的25岁巴勒斯坦男子架不住“辛贝特”的审讯高招,一古脑就招供说,总共有五个人参加了绑架,他本人曾是巴勒斯坦人阵线的旁支成员,曾在以色列坐过牢,他的18岁的妻婚妻谢琳-哈立尔出生在加沙,但目前在洛德非法居留,他的两个搭档分别是23岁的阿布迪斯大学学生萨米尔-里马威和21岁的拉梅兹-里马威。哈贾吉还交待了他绑架古雷尔的具体经过,但任由以色列审讯人员威逼利诱,他就是只字不提古雷尔的关押地点!

  就在哈贾吉接受以色列方面审讯的时候,哈贾吉的同伙给古雷尔的家人以及守在古雷尔家的以色列国防军谈判专家打来了电话,开始提他们的要求了。不过,一经接触,谈判专家就断定:绑架古雷尔的显然是一群“不太成熟”的家伙,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想干什么:先是要以色列释放2000名被关押的巴勒斯坦人,接着又改主意要一大笔钱,然后又打电话说既要放人又要一大笔钱,最后他们打电话来提供了一份要求以色列释放的巴勒斯坦人的名单,其中包括:涉嫌暗杀以色列旅游部长扎维的萨达特、乌拉玛、利马维和安萨尔、“哈马斯”高级领导人哈桑-尤瑟夫和“哈马斯”在拉马拉的总指挥哈桑-阿布-库威克。

  这些经验显然不足的巴勒斯坦绑架者们没有料到,这一次又一次的电话谈判恰恰让以色列方面迅速锁定了他们所在的方位!上周六,五名涉嫌直接参加绑加古雷尔的人全部落网,并且招供了古雷尔被转移的地点。

  在确定了古雷尔的具体位置后,以色列国防军立即着手制定营救古雷尔的特别行动计划。尽管被绑架的只是以色列的一位普通出租汽车司机,但由于自1976年以来以色列的营救人质行动屡试屡败,而且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两天前又放话说,如果以色列不释放所有被关押的8000名巴勒斯坦人,那么“哈马斯”将开始绑架以色列官兵以及民众,逼使以色列拿巴勒斯坦人来换自己人。以色列国防军和“辛贝特”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哈马斯”放出风后首起人质事件不能得到顺利解决的话,那么古雷尔将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被绑架的以色列公民。因此,沙龙总理亲自批示,一定要派最精锐的突击队营救出租汽车司机古雷尔!沙龙钦点了绰号“野小子”的以色列总参谋部侦搜队和“辛贝特”精锐武装特工为此次营救行动的主角。

  这两员大将入选丝毫不让人感到意外:绰号沙漠野小子的以色列总参谋部侦察搜索队是最有名的以色列特种部队,在希伯莱语中,野小子意为剽悍、强壮、勇于冒险、敢于战胜困难的人。该部成立的背景和显赫战功举世闻名:1954年,四名以军士兵在戈兰高地设置监听装置时被叙利亚军俘虏,并受到了酷刑逼供。这一事件使以军深切体会到情报收集的困难,因此决心建立一支具有较强专业性的侦察搜救突击力量,经过精心筹备于1957年正式成立。这支部队直属于总参谋部领导,被誉为“总参谋部之子”,主要使命是从事战术侦察、情报搜集以及营救人员等,其成员主要来自阿拉伯地区的犹太人后裔和遭受阿拉伯人迫害的少数民族,因此对阿拉伯人比较仇视,具有较高的士气。日常训练是在英国特种部队特别空勤团SAS的训练科目基础上进一步加以提高,具体内容是被列为机密,密而不宣,唯一知道的就是淘汰率高。这支部队与众不同之处是非常注重团队精神,组织形式类似家族式,一旦加入就得终生为之服务。这支部队是以色列国防军的军中骄子,其作战技巧、战斗力、士气均堪称军中典范,并且是以军新装备的测试单位,可以最早装备以军的新型武器。特别是这支部队的军官升迁比较快,以军很多高级将领都出自这支部队,如1991年4月出任总参谋长,并于1999年5月作为工党领导人当选总理的巴拉克就来自这支部队自1957年成立以来,这支部队不仅在人员的选择、训练、所用武器装备方面高度保密,而且对其所执行的任务也是秘而不宣,外人只能通过一些引起国际关注的重大事件看出点蛛丝马迹。1973年4月,沙漠野小子首次引起世人关注。当时它针对黑九月组织重要成员发动了代号为青春之泉的全面刺杀行动,几乎瓦解了整个黑九月组织。1976年,野小子千里奔袭乌干达恩德培机场营救人质的突击行动,可以称得上是世界反恐怖作战史上的一个创举,它向世人展示了以色列特种部队高超的反恐怖作战艺术和能力。

  “辛贝特”相对来说默默无闻,这并不是说明它没有显赫的战功,而是跟它的工作性质有关。“辛贝特”的本意是“以色列反情报及国内安全局”,下辖有3个行动处和5个支援处,其中,阿拉伯事务处就是负责反恐行动。该处常常与摩萨德的便衣特工联手行动,因此,该局的绝密行动实际上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之中,只是“难言之隐”不便透露而已。

  营救人质的突击队主角选定之后,沙龙又亲自点名让驻约旦河西岸的以色列国防军司令加迪-埃森科克准将担任此次行动的总指挥。

  7月16日凌晨,拉马拉郊外一幢没有完工的大楼,当以色列的特种部队闪电般涌入的时候,守在楼里的两名巴勒斯坦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制服,紧接着以色列特种部队便救出了被关押在地下室深坑里的古雷尔。

  古雷尔被迅速送往以色列的医院接受身体检查。还好,除了精神有点不振外,他并没有受伤,因此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讲述了沦为人质四天四夜的感受。他告诉记者说:绑架者先是强迫他步行,走的全是山路,一走就是三四个小时,中间不让休息,把他的腿都走肿了,最后才被弄到这幢未完工建筑的该地下室10米深的坑洞里。洞里一片漆黑,他每天得睡在木板上。不过,还好的是,古雷尔描述说:“他们对我并不坏,跟我对话时用的是希伯莱语。我没有告诉他们其实我懂阿拉伯语,所以他们之间的对话我听得一清二楚。他们绝对不是外界风传的那样都是些极端分子,其中一名男子非常坦率地对我说,绑架我只是为了换取以军对他们一名同伴的释放。”在这期间,也就是15日下午,古雷尔曾经试图逃跑,可是当他使尽全身力气想推动压在地下室顶上的那块重板时,被当场发现并厉声喝止,此后他就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讲到被营救的情景时,他说:“当我终于听到上面传来的说话声和嘈杂声时,简直太激动了。现在好了,我终于熬过了一生中最黑暗的四昼夜。”

  古雷尔获救的消息让家人喜出望外:当古雷尔的妻子汉娜得知丈夫平安得救的消息时,欣喜若狂地说:“这四天四夜是我一生中最受煎熬的日子。全家人为古雷尔牵肠挂肚,我一直在默默祈祷,祝愿他能够平平安安地回来!”古雷尔34岁的女儿利亚特激动地说:“感谢所有营救我爸爸的人,现在我最渴望见到的是我的老爸。”古雷尔的妹妹兹维亚·本·阿米告诉记者说:“感谢特种部队,他们干得漂亮利索。现在,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必哭泣了。”

  以色列国防军副总参谋长加比少将激动地说:“我经历了一生中最艰难的四天,现在所有的绑架者都被逮捕,没有一名官兵在行动中受伤。”加比少将的激动心情不难理解,因为自1976年以来,以色列官兵和公民也屡遭绑架,但营救行动从来没有成功过,最丢脸的是,两名幸贝特特工在黎巴嫩营救行动反而被对方逮了个正着,多数的被绑架以色列公民,包括一名后备役上校迄今生死不明。一名数年前被绑架的以色列人据说现在还活着,但健康状况不佳,可以色列愣是无法确定他的准确下落。因此,这次营救行动被各方如此重视不难理解。(徐冰川/闻新芳)

 推荐新闻
 酷图热图
 热点文章
Power by DedeCms